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花开在眼前

心情随笔、成长记录、电脑应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漫长的飞行  

2011-08-06 14:22:14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
漫长的飞行 - neogao - 远山的呼唤

 终于可以坐下来,没有打扰,没有太多该办没办的事放在日程上。刚来时的焦虑、担心,现在变成了平和、从容的心态了。以下内容关于时间的部分不是很精确,在过来之前经过近一年猪一样的生活,让我对时间没有了概念,但身体不会撒谎,它会告诉你该干什么了,虽然我也想把这一路的过程精确记录下来,但还是没实现。

      出国定居,对家庭是第一次,之前也没有经验可供借鉴,之前的香港之行算是一个预演但很不充分。没法比较,或者就像工作之初的公差,总有些预想,但总有疏忽的地方。和香港不同,目的明确,不会出现大的纰漏。
6月18日中午经过近一个多月的准备,还是匆忙的让人冒汗,行李是最大的问题,由原来的很充分,变得不可收拾,经过再三的称重,所有的行李都超重,之前甚至特意到废品收购借来精确到0.1公斤的地称。朋友的车、姐姐的车都提前到了,满屋子的人,很多朋友要来,都被我推辞了,很明智不然会有更多的人看到我们手忙脚乱的样子。四点的飞机计划三点走,但满屋子人,都在等着而且也不可能做更多了。所以不到三点就走了,家离机场很近穿过山洞就到了又是周末,但没想到路上车这么多。到了机场打票,第一问题来了,托运行李,过秤,行李全部超重,这是出国的大忌,虽然有这么多家人朋友但这些都是我们千挑万选准备出来的,怎么会有没用的东西呢?又是一顿手忙脚乱的收拾,把六个大行李包的拿出一些放在自己的随身的拎包里,各个包再平衡一下。机场的工作人员看到我们满头大汗的收拾也心软了,让我们把行李都放上统一称重,就放我们过关了。于是我们每个人身上都背着三个“拎包”就挥挥手告别了家人好友坐到了候机室里。
    我们选择的是国航,这样我们就不用转到北京(带着六个巨大的行李和若干个“拎包”)去赶“加航"了。实践证明这是很正确的选择,后边还要说。摆脱了六个包,把手头几个体型巨大的“拎包”塞进行李架我们就在飞机的轰鸣中离开12年工作战斗的大连向着首都飞去了。
到达北京的时间大约在5点多钟。用随身的一个旧电话给家里通报了一下,我们就又开始想着我们的行李,有一个“拎包”超沉,学习法语的书和小孩的学习用品,为了让手包看起来很苗条很轻盈,用了一个老式的滑轮箱,“拎”有点困难,上肩不方便,滑行起来有困难,我们做了个很夸张的决定,让北京的朋友买个新的滑轮箱送到机场,通过详细的指点,朋友明确了目标很快答应了,并亲自开车送了过来。按我们的预想尽量不出候机室这样不用重新安检也不用重新称重,也不用困难的滑行“拎包”了。但这是不允许的,除了托运的行李我们必须出站再重新进站,不然直接安检。飞往温哥华的飞机是晚上10点左右。我和儿子“没心没肺”的吃了一顿丰富的晚餐,这里提一下北京机场的餐厅相当不错,制作精良,价格公道,环境优雅,赞一个。以至于我们在蒙特利尔落地还念念不忘祖国的美食。老婆一个人在那为行李犯愁一口没吃,起码我是这么想的“吃一顿少一顿”,事实证明我老人家高瞻远瞩,确实有远见。时间很快就到了,准备登机,因为我们都是“手拎包”,所以没有称重的环节了,直接安检——通过,到了登机口验票一个工作人员眼睛很毒,“哎,这么大的包,得托运”二话不说就想拎了过去贴标签,双臂一叫劲没拎动,大喊一声“哎呀我的天,这么沉”我心想“看我老人家拎的很轻松吧,你就以为你也很行?”老婆也紧跟着问了句最实在的话“收不收费?”工作人员赶紧说“不收不收”,我心想“我们已经托了六个了,这是第七个,早知道我们再托它几个好了”。没办法了,包收走了,不想托也不行了。飞机又起飞了,我想的是能不能爬到行李舱把我们的手拎包给弄出来呢?于是在接下来的漫长飞行中我们都有念想了。在北京登机是十点左右,终点是太平洋的西海岸温哥华,所以上飞机没多久大家就不约而同的进入了梦乡。头一次坐越洋的国际航班,每个座位前也就是前一个座位的靠背有个触摸屏的电视,有电影、有实时的航班飞行路线示意图,我对如何操作进行了细致的研究,但没多久也睡着了。有朋友说坐飞机很有意思,是这样,白天的时候你可以通过舷窗看看外边的景色,但经常坐飞机的人都知道现在的飞机性能好,飞的都很高专业术语应当叫平流层,风雨雷电都在下边,所以看不到什么景致。每次飞行就起飞降落能看看,其他的时间就只能是老实的坐在座位上,到了固定的高度后也可以走动,就像坐地铁,除了人看人没什么可看的,也不能总走。飞机的座位除了头等舱都很拥挤,也像长途大巴,座位好像很舒服,可一坐几个小时真不是我们这些经常坐着工作的人能忍受的(坐着工作的人腰都不好)。飞行路线是这样的,从北京起飞沿海岸线向北飞(不知道谁设计的为了安全??)沿着东北方向,山东-大连(先飞回家?!)-苏联的东侧-向白令海峡-然后向东-美国的阿拉斯加-再南下-沿北美的西海岸-洛基山向南-到达加拿大的西部温哥华。当然我们的旅程还要继续向东-从加拿大的西边飞到东边(上帝,想想都可怕,整整多半个地球,没体力真挺不住主要是腰要好,什么时候飞机上能有卧铺就好了---等787都普及就ok了?)。飞机舷窗的遮阳板都放下了,想想漫长的旅程刚刚开始,除了睡还有什么好选择的呢。不知过了多久,飞机里开始人来人往了,遮阳板没人打开,但机舱的灯一直是亮的,飞机上开始提供食品了,继续吃,吃完继续睡。大概是第三顿饭了,(国航就是好,不会让你饿到的)我们也睡的差不多了,当然也有不少教主(觉主)依然保持旺盛的睡眠。飞机上开始发登记卡了,主要是入境申报之类的东西,全英文专业术语,我看了半天也没搞清楚怎么添只好摆脱老婆大人了。对了靠背上的电视还有一个功能很有意思,就是可以通过一个小的摄像头观看飞机外部的景色,应当是安装在飞机的腹部,我很感兴趣,但就像我前面讲过的一样,除了白云就是蓝天,半天也不换换内容。也不知又过了多久,反正又是long long after,终于要到温哥华了,我们最担心的事又要开始面对了,虽然在大连登机时女服务员跟我们说过行李会直接到蒙城,但我们谁也不会相信,“信不信由你,反正我是不信”,接下来要办理入境报关手续,怎么会放过你的行李呢(7个NO six)?好吧,这是你必须面对的,先找行李?随着人流我们在海关,不像,反正七拐八拐来到了一楼。这里要说一下,从飞机出来,经过廊桥就在二楼左右的位置,和国内不同,北京的机场一看就是国际机场,高大气派,候机大厅有七八层楼高,容纳几千人吃饭不成问题,到了温哥华就像靠在了旅馆边上,房间很小,地上铺的地毯,静悄悄的,远没有国内的豪华气派,说中国的硬件设备真不是吹的。到了一楼找到了新移民报道的地方,一个大厅,象国内的银行,只是没有玻璃,二三个西人警察全副武装的站在柜台里边,(其实坐在高脚凳上,没事的在走动)开始,只有一个女警察坐在那不紧不慢的在办公,前边有三五拍长凳坐了有五六个新到的移民在等待。老外的效率就是慢,翻腾半天证件问几个问题,就又开始翻。我们领个号找个位置坐下,我看半天也处理不完就从正门出去找行李,传送带上一些行李在转圈,一打眼好像有我的一个行李,我没太细看,我想好几个呢,得先找大部队,就在外边转开了,找了半天没看到一个,就又回到大厅,终于轮到我们,但好像没有很多的问题,只是简单的问了几个问题,最后向我们展示了一个非常放松的可以说是灿烂的微笑,这种非常职业的程序的微笑尽管后来我们又很多次遇到,我也不值一次的对自己说淡定淡定,但对于刚刚飞了半个地球还不知后事如何的我们实在难以放松下来,所以我们的笑容很勉强很短暂。
       再出来,大厅里的人不多了,只剩下几个行李在托板上转,我们很容易找到了和我们飞跃了千山万水的六个巨大的行李,但死活找不到在北京登机时被截留,强制托运的行李(朋友新买给送到飞机场的)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没办法,报挂失吧,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手续,办了挂失,我们推着六个巨大的行李匆匆忙忙的通过安检,于当地时间十点左右登上了加航的飞机向我的目的地蒙特利尔飞去。经过5个多小时的飞行,于当地时间早上6点左右到达了我们的梦想之城——蒙城。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